閩政通APP|手機版指南|設為首頁|加入收藏加入收藏|鄉鎮部門

【風險提示】“代理維權”套路深 正牌機構屢遭碰瓷很“心累”

來源: 證券時報       發布時間: 2020年08月31日     瀏覽量:{{ pvCount }}      【字號:   

  證券時報記者調查發現,近期虛假網絡維權“碰瓷”金融機構的情況頗有抬頭之勢。相關個人或機構打著“代理維權”的幌子,通過“制作文章模板—人工干預細節文本—批量生產文章”的套路,在網絡上發布經某某“職業維權”協助,最后成功追回索賠的案例,并將編造的海量負面信息作為引流手段,吸引投資者支付維權費。

  網絡維權海量信息涌現

  “驚天黑幕”、“騙局大曝光”、“虧損內幕揭曉”、“慘痛經歷自述”……如此駭人聽聞的描述和形容,究竟是投資者發自肺腑的傾訴,還是別有用心者的惡意渲染?

  在百度搜索引擎上,無論是頭部券商、大型期貨公司,還是證券投資咨詢公司,均有大量維權信息映入眼簾。據業內人士介紹,這樣的現象自2019年興起,今年上半年以來數量明顯增加。

  從維權內容來看,相關信息可以冠以“大同小異”、“似是而非”的特征:先是給出曝光平臺的名稱,再以投資者的口吻介紹“上當受騙”的經歷,包括平臺業務員承諾“高收益零風險”而購買咨詢服務后卻產生大量投資虧損、被拉到股票群后向“老師”繳納服務費但虧損越來越多、購買專業軟件后虧損越來越多以致股票嚴重被套等等,方式方法林林總總,關鍵字卻繞不過“服務費”、“虧損”和“受騙”。

  在爆文的最后,離不開的總是發帖者的核心點評和內容,比如“在看了XX維權的文章后,我意識到自己被騙,XX維權僅X天就讓平臺跟我簽了退款協議,賠償了服務費和全部損失”。此外,發帖者還總是“好心”地留下XX維權的聯系方式,“希望你們也能及時止損”、“挽回我們被騙的血汗錢”。

  當然,其中大量信息其實都是由代維機構出面撰寫和發布。這些個體或機構打著“專業律師團隊”的旗號,聲稱能夠迅速幫助投資者討回在非法交易平臺的經濟損失,而這些海量的維權信息或案例正是他們引流的變相廣告。

  從當前維權信息看,被代維機構瞄上的平臺大致可分為三類:一是完全子虛烏有的平臺名稱,二是本身并不合法的外匯、貨幣甚至博彩等平臺,三是一眾擁有合法資質的“正規軍”,如證券公司、期貨公司、證券投資咨詢機構等,這也是虛假維權的主要目標對象。

  如果說隨機抽查的結果帶有不確定性,那么通過大數據的手段,同樣可以得出海量維權信息系出自部分群體機械復制的結果。證券時報記者邀請上海某機構技術團隊運用爬蟲抓取網絡維權信息(基于百度搜索),在抓取到的10萬條信息數據中,最終篩選出1.25萬篇符合特征的維權文章。其中,證監會旗下83家證券投資咨詢機構和132家期貨公司全部命中,成為“維權”對象;隨機選擇的29家證券公司則有22家命中,命中率超過3/4。

  在1.25萬篇文章中,具備文本聯系方式的比例達到77%(注:其余聯系方式為圖片或站內消息,暫未進行識別解析)。其中,同時現身50篇文章以上的聯系方式多達87個。在通過建模分析后,選取文章中67%的樣本相似度在0.8以上,可基本確定“相關內容為批量生成”。

  在實際操作上,技術團隊分析,發帖人主要使用方式有三:一是針對同一家金融機構,修改標題、復制粘貼內容多次發布;二是僅修改金融機構名稱,其他內容復制粘貼;三是復制粘貼他人發布內容,僅修改聯系方式。如此即可在短時間內輕松實現平臺全覆蓋,并達到引流目的。

  “代維”套路滿滿

  自稱代理“維權”,那么代維機構具體如何操作,“效果”又如何?

  在調查過程中,證券時報記者隨機添加了數家“維權團隊”,發現相關代理大多自稱XX法援或XX法務,正規律師事務所比例并不多。但在宣傳之時,“專業維權律師團隊”是維權代理們用于推銷自己的主要特色。

  為何采取“法律援助”的名義?有資深律師告訴證券時報記者,目前國內的法律援助體系是由法律援助機構或律所組織律師,為經濟困難或特殊案件的人提供無償法律服務。其中,由于法律援助的無償性最為大眾所熟知,因而被代維機構廣泛采用以吸引客戶。實際上,對于炒股虧損等經濟糾紛,不可能適用法律援助的條件。

  除了渲染平臺的“欺騙性”之外,代維機構所謂的“快速維權”、“法律援助”、“免費追回”,同樣言過其實。在證券時報記者與“維權老師”的溝通過程中發現,代維業務員在詢問平臺名稱及損失金額后,第一時間提出“維權費是追回資金的30%”,并需要簽訂委托合同。有部分代維機構還要求投資者手持身份證拍照、拍攝視頻等。

  那么,代維機構追回退款的“殺手锏”又是什么?答案是投訴威脅。在和代維機構確立了委托關系后,“維權老師”會對投資者進行話術指導:“我現在不會相信你們了,根本賺不到錢,我現在要求你們把我的服務費用退給我。”如遭到拒絕,則需要明確,“不退款就找證監會投訴你們。”

  如此不分緣由、動輒投訴,不僅造成大量投訴信息在監管方面的堆積,一定程度上對金融市場正常秩序產生了嚴重干擾,還給正規機構的日常經營造成極大影響。此外,對于被虛假平臺所騙、有真實維權需求的投資者來說,也有可能造成二次、甚至多次傷害。

  證券時報記者注意到,部分代維機構在幫助投資者“打擊黑平臺”之時,自己也在從事非法證券咨詢活動。在被“維權老師”拉入某接近滿員的“XX老師維權群”的微信群后,記者發現,該群定期有疑似員工在推薦股票并指導買賣操作,“維權交給我們,給X老師服務費,肯定讓你在股市中賺錢。”

  雖未進行逐一核實,但代維機構本身大概率難以獲得投資顧問資質,且這種在微信群里薦股的行為,與他們所打擊的“黑平臺”喊單行為并無二致。已有過上當受騙經歷的投資者,自然是更為容易捕獲的“收割對象”。

  有知名維權律師指出,此舉實際上是虛假宣傳誘導客戶,“有點虛假廣告的味道”。目前只有投保中心是公益維權的法定機構,即使是社會律師的行為也不能算是公益維權。相關行為的違規,建議套用《證券法》虛假宣傳的相關條款進行處理,由證監會進行查處。

  平臺內容鮮有監管

  代維機構“套路”深,其發布所謂“維權”信息的渠道也值得關注。

  從前述記者邀請機構進行的網絡監測來看,在百度搜索方面,相關發布渠道的域名集中度較高,前20域名覆蓋達到78%。其中,fenlei168.com(分類網)占比達到39%,且該域名在全國多達幾百個分站。此外,億商網、中國企業商會、馳訊信息網等大量網站也存在海量“維權信息”。

  隨機選擇其中數個網站平臺測試即可發現,多數平臺對注冊信息不會進行實質審核,僅個別平臺在發布文章時需要上傳身份證或公司營業執照進行認證。對于發布內容,網站平臺更是鮮有內容審查,發帖程序相當便捷,有客服甚至明示“會員不審(內容)”。

  不過,大量發帖顯然并非免費的午餐。對于商業性發帖,網站向發帖者收取費用,收費級別為單條、月卡、年卡,不同平臺針對發帖收費價格不同,但均需通過個人客服收取費用。例如,馳訊信息網1元/條,普通會員月卡200元/月(50篇/天),高級會員600元/月(150篇/天)。這也導致代維信息發布及傳播成本的低廉。

  在以代維身份和網站客服溝通的過程中,為吸引記者成為網站會員,客服甚至提供代維“同行”的充值截圖,以打消記者疑慮。此外,相關網站平臺展示每天的更新內容,九成以上都是各種代理維權信息。

  在各種分類網站之外,微博、微信公眾號也是代維機構發布攬客信息的重要渠道。根據微信公眾號平臺發布規則,發布虛假宣傳、發布虛假消息或造謠、夸大事實嚴重誤導等信息,均屬違規。然而,名為XX法援、XX維權類微信公眾號仍是層出不窮。

  證券時報記者隨機抽查了10個名為“XX法援”的微信公眾號,其注冊時間均在2019年以后,其中部分公眾號名稱曾為“XX分析師”等,并有薦股、大盤分析等資訊內容。

  在確定了“法援”的賬號后,相關賬號在數月之內即發布幾百篇相關維權信息,平臺范圍覆蓋證券、期貨、貴金屬、外匯的全方位內容,從而實際形成“造勢 刷屏”的效果。即便點閱量并不高,但仍占據了大量網絡空間。

  此外,在雪球、今日頭條、知乎等新興的社交、資訊類平臺,記者都發現了大量發布代維信息的蹤跡。

  “中招”機構很心累

  通過調查不難看出,相關個人或機構打著“代理維權”的旗號,通過“制作文章模板—人工干預細節文本—批量生產文章”的套路,在網絡上發布經某某“職業維權”協助成功追回索賠的所謂“案例”,將編造的海量負面信息作為引流手段,吸引投資者支付維權費。

  維權信息真假交織,對于投資者來說,除了30%的服務費和被詐騙的風險之外,似乎并沒有其他損失。對于正規機構來說,卻是公司名譽的嚴重損失和抹黑。其中,證券投資咨詢機構遭遇“碰瓷”的頻率最高。

  記者獲取的一段代維廣告中顯示,“服務費說白了是,空手套白狼。不夸張地說,這些所謂的股票咨詢公司本質就是誘導股民交納高額的服務費,交費之后服務態度也明顯變差,你的盈虧對于他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如此形容,直接顛覆了證券投資咨詢機構的商業模式。

  證券時報記者發現,自2019年以來,已有大量證券投資咨詢機構注意到相關詆毀信息并發布聲明,如河南和信證券投資咨詢、大摩證券投資咨詢、江蘇天鼎證券投資咨詢等。在聲明中,證券投資咨詢機構均表示,公司遭遇非法個人和公司利用網站及信息傳播平臺通過捏造不良信息,大肆進行惡意詆毀,并表示將采取合法手段維護公司利益。但面對這一灰色產業,多數機構表示相當“心累”。

  “其實我們的付費課程和軟件,都是有一定的試用期,在試用期內投資者可以無條件退款,但在過期后再退款肯定是不符合公司規定。”華東某證券投資咨詢機構的合規負責人介紹,他所在的公司陸續遭遇多位投資者在服務過期后以投資虧損、威脅舉報前來要求退費,且話術相當一致,背后多為代維機構在教唆操縱。

  對于網絡上鋪天蓋地的抹黑信息,該負責人表示,“內行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但不少投資者信以為真,這對行業形象產生嚴重影響。”談及維權,同樣是路漫漫其修遠兮。“目前沒有辦法定位到發帖的個人或者機構,很難通過法律手段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針對平臺出現虛假負面,我們會聯系平臺處理,但是一般也不處理。”即便是公司出面,主張內容虛假要求分類平臺等渠道進行刪帖,效果也同樣不佳。甚至有平臺在收到刪帖請求后提出有償刪帖。此外,也有證券投資咨詢機構表示曾經報警,但由于提供證據不足未獲立案。

  投資者的盲目相信,代維機構的肆意渲染,渠道平臺的放任縱容,構成了一條完整的灰色產業鏈。除了凈化網絡空間、推動實質審核等外部因素外,如何從監管、行業和投資者教育方面入手,幫助被“碰瓷”的機構恢復名譽,同時避免投資者遭遇詐騙或傷害,已是需要行業正視與探討的重要課題。

附件下載

相關鏈接

河北好运3志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看一下 快3选号助手下载 浙江快乐12开奖手机版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走势图一定牛 北京快3遗漏查询 十一运夺金中奖捷径 南洋科技股票行情 北京pk拾赛车全天计划 上证指数腾讯 大乐透中奖奖金计算 福彩6等奖多少钱 潍坊股票配资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江西快三预测软件 平潭股票配资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